夏糧豐收底氣足——山東“三夏”生產情況調查

                            2022年06月23日14:19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王金虎

                            6月22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今年夏糧小麥增產豐收已成定局、質量好于常年。回望今年的“三夏”生產,這場豐收實屬不易。去年,全國多地遭遇罕見秋汛,小麥播期推遲,晚播弱苗比例高,田間管理難度大。夏糧如何穩產?難題如何破解?力保豐收有沒有底氣?經濟日報記者在夏收時來到種糧大省山東尋找答案。

                            又是一年麥收時,田里飽滿的麥穗連成一片片金黃;道路旁穿梭的一臺臺聯合收割機隆隆作響;田壟上忙碌的農民揮汗如雨、笑容綻放……農諺講“夏豐全年穩,夏歉全年緊”,可見夏糧在全年糧食生產中的重要性。山東糧食總產量連續8年穩定在千億斤以上,2021年更是突破1100億斤大關。六月盛夏,山東“三夏”生產工作自南向北、自西向東有序開展。前期經歷了秋汛晚播、苗情偏弱等考驗,山東為穩產豐產作出了哪些努力?今年的夏糧是否能持續增產?農民種夏糧能不能賺到錢?記者深入田間地頭,實地探訪。

                            保護農民種糧積極性

                            家住山東臨沂市沂南縣蘇村鎮的種糧大戶賈希斌承包的100畝小麥今年喜獲豐收。麥田里,只聽機聲隆隆,十分熱鬧。記者看到收割機在麥田里縱橫穿梭,一輛輛運輸車滿載金燦燦的麥粒向遠方駛去。

                            站在地頭的賈希斌掰著指頭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土地承包費一畝地一年400元到500元,一畝地需要20斤麥種,費用算30元,一年至少兩次施肥需要200元,再加上播種和收割160元……一畝地的成本在900元左右。今年好點的地塊能收小麥900來斤,差點的收六七百斤。市場行情比較好,一斤能賣到1.5元到1.6元,國家還給種糧戶發小麥補貼,這些地算下來能賺幾萬元,再加上下一茬種玉米,每畝地凈利潤能達到1200元以上。

                            100畝小麥如何管理呢?賈希斌說:“播種有播種機,打藥用無人機,收割還有收割機,從種到收全部用機械,非常省力。”同為種糧大戶的婁明蓮今年種了160余畝小麥,與賈希斌不同的是,她有自己的農業產業園,配備了各類農業機械,在小麥種植的同時產業園還可作為良種培育基地。談起今年的收成,婁明蓮同樣信心滿滿:“今年每畝地比去年多收入二三百元,現在小麥已全部歸倉。我計劃明年繼續增加種植面積,采用改良麥種、擴大機械化等方式進一步精細管理,讓畝產量再上新臺階。”

                            山東臨清市新華路街道刁莊村刁建軍的金潤家庭種植農場是當地最大的種植農場。十幾年來,刁建軍一直種植小麥麥種,收獲后賣給種子公司,比普通小麥每斤多賣0.15元。刁建軍介紹:“小麥種植面積360畝。按每畝1300斤計算,種子每斤賣到一塊六毛五,毛收入總計72萬多元,凈利潤近30萬元。考慮到還有秋季的玉米,凈利潤為每畝800元左右,按現在價格可賣到28萬多元,這樣下來全年純利潤可達58萬多元。”

                            刁建軍告訴記者,為使小麥穩產豐產,他的方法就是“步步講科學”。選種就選擇抗倒伏的泰麥198號。播種時首先檢測土壤,一小片地取檢測點就多達20多處;然后科學配置肥料,優選處理種子。今年春天的一場風雨對很多小麥產生影響,而他種植的小麥沒有受到損害。

                            從農民的“小賬本”上可以看到,賺不賺錢,直接關系著農民的種糧積極性,也直接關系著糧食穩產。作為產糧大省,山東加快健全糧食安全長效機制,充分調動廣大群眾種糧積極性。2021年,山東落實產糧(油)大縣獎勵26.7億元,落實耕地地力保護補貼77.78億元,發放實際種糧農民一次性補貼15.35億元。

                            良種良方助豐產

                            “除去水分、雜質,折算成標準含水量,實際畝產量是801.72公斤,刷新了全國超強筋小麥單產紀錄。”6月9日,在山東滕州市超強筋小麥濟麥44實打驗收現場,山東省農業專家顧問團小麥分團副團長黃承彥說。

                            豐收高產除了需要良種,還需要科學高效的農田管理措施。這些年,滕州高標準農田基本實現全覆蓋。“根據實打測產,我們有7個鄉鎮11個地塊突破了畝產800公斤紀錄。”滕州市農業農村局局長陳偉泰說。據初步測算,今年滕州市平均單產有望達600公斤以上,小麥每畝平均增產約40公斤以上,總產預計增加近3萬噸。

                            “目前我們培育的品種是莘麥818,具有抗倒伏、高產的特點。較之其他品種,莘麥818成熟略晚,但平均畝產能提高200斤左右。”山東新泰市西張莊鎮小白沙村小麥育種基地負責人劉明果說。

                            近年來,劉明果所在的泰安山農種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新泰分公司通過流轉小白沙村土地發展小麥育種產業,由科研機構提供種子、技術,小白沙村負責田間管理,從播種到管理均采用良種良法的管理配套技術。“我們的小麥育種畝產能達到1300斤至1500斤,回收價高于市場價格的10%,僅此一項,能增加村集體收入五六萬元。”新泰市西張莊鎮小白沙村黨支部書記范慶國說。

                            目前,劉明果通過整建制托管包括小白沙村在內的7個行政村土地發展育種產業,每年生產小麥良種1200噸,玉米良種1300噸,均獲得國家無公害認證,其中每年都有30余萬斤小麥種會播種到新泰市的土地上。

                            6月11日,山東德州市臨邑縣富民農場負責人魏德東站在金黃色麥田旁。放眼望去,不同品種的地塊插著32個小麥品種展示牌。“小麥良種是夏糧豐收的關鍵要素之一,沒有良種,再好的設備與技術都很難提升小麥的質量與產量。我們通過對比每個品種的長勢、特性、抗病能力、產量等,選出適合當地種植的好品種。”魏德東說。

                            “我與種業公司簽了訂單,他們提供種子、肥料、農藥、機械,技術人員全程指導、統一回收,而且回收價每斤高出市場價0.1元,我覺得這種模式很省心。”6月9日,山東德州市寧津縣大曹鎮種糧大戶王國峰400多畝小麥收獲,這些小麥都是按照訂單為德發種業有限公司繁育的良種。

                            在寧津縣,像王國峰這樣受益于訂單種植模式的農戶還有3萬多家。寧津縣是國家級小麥制種大縣,擁有8家良種繁育公司,累計研發推廣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小麥、玉米品種46個。該縣依托良種優勢,大力發展“公司+基地+農戶”訂單種植模式,小麥良種繁育基地面積達10萬畝,帶動3萬多農戶增收。

                            山東小麥常年種植面積6000萬畝左右,糧食連續增產主要依靠增加單產。到2025年,山東優質專用小麥種植面積將達到3000萬畝,其中強筋小麥1200萬畝。“下一步我們要不斷推廣統一供種、小麥‘一噴三防’以及病蟲害統防統治等關鍵技術措施,不斷挖掘單產潛力。”山東省農業農村廳種植業管理處處長池方表示。

                            鹽堿地改良為米糧川

                            鹽堿地一度被稱為土地的“絕癥”,土地含鹽量6‰到8‰為重度鹽堿地。攻克這個難題,對保障糧食穩產增產有重大助力。山東產糧區這幾年在鹽堿地改良上下的功夫,在今年夏收中看到了效果。

                            6月11日上午,在山東德州市夏津縣新盛店鎮五安莊村種糧大戶王延嶺50畝鹽堿地改良試驗麥田里,隨著兩臺收割機轟鳴聲響起,麥香混雜著秸稈的清香撲鼻而來。今年的畝均產達到了1156.04斤,從發芽、分蘗、拔節、吐穗到收獲,小麥的每個階段都出乎王延嶺意料。“與常見的小麥田不同,這片地塊的鹽漬化程度比較高,一下雨就‘泛白’。”王延嶺說,他承包這地塊已9年,此前小麥畝產從未達到千斤。

                            地處魯西北的夏津縣,鹽堿地約占耕地面積的20%。新盛店鎮是夏津縣土地鹽堿化程度相對嚴重的地區,王延嶺的50畝地搭上了這班土壤改良的順風車。“2013年剛流轉這片土地時,干時梆梆硬,澆后白花花,種一茬賠一茬。麥子畝產不到400斤。”王延嶺說,憑借種田經驗,他自行改水、深松深翻、施用有機肥改良土壤……前后投入近30萬元,小麥產量逐年提高,去年平均畝產達800斤,王延嶺說:“如果想再往上提產量,用我的土方法是不行的,得讓專家想辦法。”

                            去年秋種前夏津縣“噸半糧”生產能力建設土壤改良技術示范項目的專家團隊,開始在王延嶺的50畝鹽堿地上進行“改地增糧”試驗:采用ETS復合微生物土壤改良技術修復土地生態系統功能。

                            經過近一年的墾造,這片昔日的鹽堿地不僅通過改良增強了土壤肥力,而且正借助縣里統一推進的“田土水路林電技管”綜合配套及水肥一體化噴灌系統建設,逐步變成“田成方、路成框、渠成網”的高標準農田。“明年我要再擴大100畝進行土壤改良。”王延嶺決心更足了。

                            蔚藍的天空下,山東東營市墾利區根治鹽堿改善生態建設高標準農田示范區一期工程3000畝麥田里,金黃的麥穗隨風搖曳。“這些產量很低的土地,我們從去年5月開始改良,土壤含鹽量從16‰降到了3‰以下,小麥估產達到了700多斤。”6月10日,聽到現場專家的鑒定結果,山東乾舜水土治理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蓋俊山懸著的心徹底放下了。“原來這些地十年九不收。現在通過改良治理,種植的小麥每畝增收980元,收完小麥后再種一茬玉米,年增收會更可觀。”墾利區墾利街道趙屋村黨支部書記王洪光說。

                            在墾利,鹽堿地面積達64.5萬畝,占墾利區耕地總面積的79.5%,許多鹽堿地含鹽量還超過10‰,各地塊含鹽率差異大,改良難度也大。墾利區一直在挖掘鹽堿地開發利用潛力。

                            過去,由于鹽堿地改良技術不足,當地農民普遍挖掘深溝大壑,通過大水漫灌沖走土壤里的鹽分,有的地塊甚至要反復壓幾遍水才能勉強達到種植條件。生態擾動大,用水成本高。

                            近年來,墾利區實施鹽堿地改良工程,通過土地整理、招才引智等措施,力促昔日的鹽堿灘變身黃河三角洲地區的大糧倉。

                            “這3000畝鹽堿地,通過自主創新的國家發明專利技術改良后,含鹽量由原來的16‰降為3‰左右,節約淡水40%以上,并可達到60年不返堿的目標。我們的目標是兩年后,一二期工程的萬畝鹽堿地都成為‘噸糧田’。”蓋俊山說。

                            據山東省農科院院長萬書波介紹,目前環渤海地區擁有輕中度鹽堿耕地4000多萬畝,鹽堿荒地950萬畝,面積廣闊、成方連片且產能提升潛力巨大。據測算,如果鹽堿地耕地質量提升1個到2個等級,每年能增產糧食600多萬噸,對保障我國糧食安全與農業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節糧減損顆粒歸倉

                            確保夏糧豐產又豐收,全面機收是基礎,減損降耗是關鍵。6月8日上午9點,山東淄博市小麥機收減損技能大比武(桓臺賽區)活動鳴鑼開賽,農機手們紛紛使出看家本領在麥田間角逐“糧食機收減損之星”稱號。收割完畢后,評委用約兩米長、半米寬的采樣鋼框,隨機卡在剛收割完的地上,鋼框圈起來的麥地里,麥糠中的麥粒被評委一顆顆挑揀出來稱重測算。再綜合每位農機手的速度、損失率及留茬高度,評選出減損冠軍。

                            作為江北第一個“噸糧縣”,桓臺縣小麥平均單產連續11年居山東首位。近年來,桓臺縣大力推廣應用高性能農業機械,糧食高產開發及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走在了前列。

                            收獲、調頭、轉彎、卸糧一氣呵成。智能無人收割機在山東樂陵市孔鎮鎮崔洼村的麥田里來回穿梭,按照既定路線進行無人收獲作業。濰柴雷沃易田網絡科技總經理助理劉超說,相較于傳統收割機,無人駕駛收割機具有智能化程度高、工作模式靈活多樣、行駛路徑直、軌跡偏差小等優點。一臺無人駕駛收割機每小時可收割15畝左右的小麥,不僅提高了作業精度、作業效率,降低了生產成本,還最大程度降低了損失率。

                            “過去收麥都是比最短時間誰收的多,現在比的是誰損失的少。只有大力推進農業機械化、智能化,從傳統農業向智慧農業轉型,運用‘智能農機+智慧農業’科學種田,才能實現糧食增產增收。”山東樂陵市農機服務中心主任席延軍介紹,降耗即是增收、減損即是增產,樂陵市發展高效、智能、減損、增產的農機裝備,組織北斗導航無人駕駛收割機、高端小麥收割機等共計1900臺有序流動作業,成立小麥機收應急作業服務隊16支,檢修各類農機數量7000臺,確保小麥顆粒歸倉。今年,樂陵市種植小麥86.8萬畝,預計畝產650公斤,機收減損每下降1%,就能多收560萬公斤糧食。

                            為加快推進農業機械化,依托濰柴雷沃等大型農機裝備企業,山東研發創新了一批關鍵亟需、新型智能糧食生產機械裝備,山東整機制造的聯合收獲機、植保機械銷售額分別占全國的60%、70%。同時,山東還全面落實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對糧食全程機械化裝備優先補、敞開補。目前,山東農業機械總動力達到1.1億千瓦時,小麥、玉米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分別達到99.6%、97.2%。

                            烘干倉儲也是糧食收獲后的關鍵環節。據不完全統計,糧食收獲后因晾曬不及時、晾曬不當、儲存方式不合理等因素,造成糧食蟲害、鼠害、霉變、發芽,每年損失在5%左右。

                            去年秋天連續陰雨天氣,給德州市齊河縣的玉米收儲造成困難。近日,齊河縣投資5億元的小麥、玉米烘干倉儲項目竣工,解決了這一難題。6月9日,隨著德州市齊河縣15個鄉鎮(街道)16處烘干倉儲設施投用,率先實現烘干倉儲設施鄉鎮全覆蓋。齊河縣農業農村局副局長董永說:“實施烘干倉儲設施鄉鎮全覆蓋,既是解決現實之痛,又是著眼發展所需。一方面,農戶對烘干倉儲有著迫切需求,尤其是秋汛時節;另一方面,烘干倉儲設施鄉鎮覆蓋,有利于糧食安全,也有利于促進糧食生產全鏈條節糧減損。”

                            董永告訴記者,齊河縣通過推行糧食代烘干、代加工、代儲存、代清理、代銷售服務,實現糧食從地頭直接烘干入庫,年可節糧減損7000噸。他們還創新應用“物聯網+智能化”儲糧技術,實現庫存糧食“低溫、低氧、低能耗”綠色管理;高標準建成智能化糧庫測控平臺系統,實現入庫、儲存、出庫等全環節質量嚴控,溫度、濕度、蟲害等實時化預警管理,確保科學儲糧、精準減損。

                            “糧食烘干倉儲是糧食生產全程機械化的薄弱環節,面臨的最大難題就是投入高。糧食烘干機械化技術需要一整套設備,除需要購置烘干所用機械以外,還需要清選機、輸送機等相關配套設施,僅烘干機價格就幾十萬元到上百萬元不等,國家也對部分設備購置予以補貼,但運營企業在投入上資金占用較大,回收成本需要時間較長。”據董永介紹,齊河縣估算每斤糧食烘干成本為0.1元,按照齊河縣小麥、玉米平均畝產2400斤計算,每畝糧食烘干費用就需200多元。如果考慮到糧食濕度大的情況,作業成本更高。為此,相關企業建議,國家可進一步擴大烘干機等設備的購置補貼范圍,提高補貼標準。在中央和省級規定的糧食烘干機械頂額補貼基礎上,鼓勵市縣地方政府實行二次購置補貼。“建議在糧食生產大縣開展糧食烘干作業補貼試點,按照0.05元/斤的標準予以補貼,可有效提高廣大農民或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購置使用烘干機的積極性。”董永說。

                            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0條評論
                            發表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版權及免責聲明:本網所轉載稿件、圖片、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jnxww@163.com),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亚洲丰满少妇一级A片